2018 January 30 —— improvement

end of 17 and beginning of 18

无论愿意亦或是不愿意,2017还是飞快的过去了,这一年无论是所学所得还是个中不足与遗憾都毕竟需要一个总结:

总语: 做了一些事情,但总结不够,一些该深入挖掘的东西挖掘不够导致收获不够–拓展了一些知识的广度但是没有达到自己所期望的深度

这一年写的业务相关的东西数不清了,无论是原生,是 RN, 是脚本还是其他的系统 CI 等等,如果简单的说就是做了很多业务,看了一些框架源码,看了一些系统代码,熟悉了一些其他支线的知识 (ReactNative,iOS),写了一些脚本 python,shell,看了一些书籍(主要集中在重构领域).但在自己所期望的音频/视频以及AI相关并没有出现比较好的业务切入点去接触.

但回过头来看自己所期望的一些有深度的东西没能去实现,自己想把大量的时间去浸在深度中但无尽的业务会时时提醒你消磨你,作为项目的守门员也会有其他人来消耗你,一年的时间消磨过去没有自己让自己满意其实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

这一年B 端的业务飞速膨胀,虽说有基础架构组的半成品组件提供支持,但是新老代码的迁移过渡,以及一些优化问题频频出现, 这一年总是不停的在保证负责的业务进度如期交付的同时保证其他人的业务能够正常高效的开展,加班很多,在遵循小步前进逐步优化的原则下,代码不停地被修复,又随着业务的进行代码又在不停的被腐朽;

这一年项目的历史包袱越来越重,重构了许多代码, 重构两部曲与代码大全中的诸多指导意见都得到的很多的实际体会,编码实践起来也越发觉得很多基础更加牢固,个中体会想必也是需要发现一些痛点才能去实际感受到的.

这一年自己的职责很奇怪,虽然 title 越来越高,即要担负整个项目的责任,作为项目的底线进行业务担保与支撑,但是又不负责其他人的时间安排,有一些东西明明可以随着其他人的业务去进行改进优化,但是又无法去推进他人去完成,最终成为一个”佛系青年”,到最后发现问题,最终由自己来进行优化改进,背起一大口锅,当个守门员(还要一边下场踢球做业务的守门员).当这种守门员的感觉并不是不好,被人信赖,被人依赖,但确总是觉得孤掌难鸣,很是辛苦,当然辛苦的部分有很大部分理念的冲突问题导致,也开始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技术的追求有那么强的执念.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就是逐渐的意识到对于个人而言一个比较好的技术沟通环境是多么的重要.

就在刚刚写着这些矛盾东西我突然意识到了,其实我是迷茫了,有一些东西自己没有想清楚,瞻前顾后,没有理清自己想要干嘛,矛盾往往伴随不清晰的目标出现

上一篇
下一篇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