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May 01 —— improvement; mind

一个工程师的自白

自从用了微信拉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群,又用了iAWriter 结合 iCloud, 零零散散的 idea 就在这两个地方自我对话,从随处可见的一个火花最终一点点落地到了工作中,反倒是真的很久没有正襟危坐的在博客上整理自己的思维了, 回过神来今年又过了一个季度了.

2018 是带团队的第一年,那时虽然带着团队,但是回过头来自己的角色和思维过程更多是一个兵头.2019 的这一个季度发生了诸多事情, 自己明显感觉自己的思维变化了很多, 做事情的方式变化了很多.

首先组织结构变更事业部拆分后开始重新找到了自己团队的节奏, 拆分之后现在只剩下了之前一半的同学, 但做的事情却更加聚焦, 业务的边界也开始逐步清晰, 做新的事情又重新焕发了这帮老伙计的激情,虽然有人走有人来,总体的团队氛围个人还是比较满意.

团队在无线团队成为了一个有意思的架构团队, 有前端, 有客户端, 有 Node, 负责的事情更多是垂直向, 产品技术一手包, 技术自产自销,自己找业务场景去落地自己的技术产出,让团队的产出凸显价值,为了价值落地, 无论是老大逼着, 还是自己逼着, 结果就是从更高的格局去看待所做的事情, 从更深的角度理解了公司的业务, 有一种重新认识公司的感觉,在这个过程中再次感叹公司真的大了,过程有挑战,但也很爽,成就感来的更加直接,这个过程中最明确的感知就是以正确的思路,以正确的方式去做事情.

如何保证有正确的方向? 对问题的理解不能出现偏差,直击问题所在, 尝试用一句话去找到核心问题所在,描述真正的问题, 如果越说越觉得说不清楚那就是没有找到问题所在,没有找到真正的痛点, 此时不应该行动,方向不对努力白费,越努力错的越多.

随着自己对于业务的理解程度加深, 自己这个技术产品的角色开始逐渐得心应手,虽然有时候还略显笨拙,有时也非常焦虑, 有时又有些迷惘,也有遇到太多大佬时中气不足,但总体是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自己在团队的角色一方面开始要做技术万金油的角色, 哪里缺人顶哪里, 另一方面又要做探路人的角色,哪里方向不明确探索哪里,思考哪里. 整个过程中对于自己知识迁移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挑战,开始更加深刻的理解知识的先专后广的必要性,也进一步的理解了技能.随着招人过程的进行也进一步的了解工程师的软素质所在,当下我所最看重的就是自驱力,求知欲.

什么是技能?技能就是通过训练,让自己在某个领域解决低层次问题时产生的一种自动化反应,此时不需要消耗大佬过多精力,以便让大脑能够集中精力去解决该领域更高层次的问题.技能的习得需要经过个人有意识的长期训练,不停的练习.
一个技能是复杂的,混合任务的处理过程,在无法熟练处理时,任务之间容易形成互相之间的干扰,比如开车时顾左不顾右,大脑在多项人物之间摇摆,无法熟练的平衡的进行多任务处理. 原因是在不熟练某项任务时,大脑在处理该任务时需要全身心投入,而当处理多项不够熟练的任务,任务之间对于大脑资源的竞争就开始出现
以上是最近看的一篇文章的总结.

事实上这一个季度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思考, 思考自己, 思考工作,思考团队,思考技能,思考自己的护城河,思考家庭,思考人生的方向.

自己究竟是什么? 说不清楚,如何找到自己? 也说不清楚. 自己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你很难通过书本,通过规划,思维导图理清楚自己是什么, 要什么, 擅长什么. 要找到自己,只有不停地撞上去,撞到那些自己的边界, 反弹,进一步得到反馈,然后才能思考得出结论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比如,按照盖洛普描述的,排序列出自己最想要的事情, 每次选出一条尝试 3 个月,然后思考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类似这样的实际探知过程.


Anyway, 来杭州马上3年了, 从一个 Android 开发者到了技术专家,逐步带了业务团队,又转到了架构团队, 每一次转身都很好的适应了节奏, 正如当年在 CC 很快从 Android 小白转身的过程一样.如今生活上老婆大人开始了踏上华府 DC的节奏, 那我也需要调整节奏去学英语, 去刷题, 去找寻新的节奏, 也许这个过程充满了不安全感, 充满了不稳定因素, 很艰难, 无论如何是时候再一次打破自己平衡了, 既然每一次在更大的领域打破平衡之后都能再一次恢复更好的平衡, 那这一次继续全力以赴去寻找新的平衡.

做一个终身学习者.

上一篇
下一篇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Table of Contents